公司新闻

切换类目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项目建设纪实

7月7日已进小暑,与这火热的天气相对应的是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项目上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大家勠力同心集体发力,将新项目开车进程朝着既定目标稳步推进。让我们跟随开车者的脚步,一同去感受来自项目现场繁忙而又热烈的气氛,聆听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平凡而又不凡的事迹。

微信图片_20190723154135.jpg

临机处置 紧急排险


水汽车间煤粉炉工段是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项目开车的第一道工序。从4月9日开始,1#、2#煤粉炉相继一次开车成功,为管道吹扫提供了动力能源。6月10日下午15:30,正常运行中的煤粉炉工段突然因烟气配电室线路短路发生全系统跳闸。这是投运后第一次发生跳闸,对于开车两个月的操作工来说是一场巨大考验。工段负责人朱利君主任与主任工程师王德永当机立断,启动《锅炉工段跳闸应急预案》——班长朱爱国紧急向磨煤机内充入二氧化碳气加以保护,降低制粉系统内的氧含量,同时降低磨煤机出入口温度。17:00,供电恢复。操作工李钟涛快速启动引风机、送风机……朱爱国点燃油枪,火焰熊熊燃烧起来。15分钟后,两台煤粉炉的蒸汽压力、流量等数据均恢复到正常值,项目上空再次响起一阵阵激越的吹除声。

6月24日上午11:35,合成车间净化循环水岗位发生跳闸,锅炉除氧高压给水泵耦合器工作油温断电前还在45.1℃,仅仅五分钟后迅速上涨至75℃。没有循环水的及时供给,泵子的轴瓦温度还在上升。见此情景,当班班长刘世杰果断通知调度做紧急停车处理,随后与吴德林配合,将循环水泵关停妥当。停车后刘世杰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一看水泵的油温已到80℃,连呼“好险”,庆幸自己与吴德林处置得当,避免了一起设备损坏事故的发生,没有给后续开车造成影响。


聚指成拳 全力以赴


在新项目装置区,经常看到贾冠伟、朱文、冯希杰等调度员忙碌的身影。他们任务庞杂,从管网排查到协调各工段物料投运、各级管网的打压吹扫,都得时刻了如指掌;他们业精于专,曾查出部分工艺管线缺少低点倒淋、冷凝液管线碰头错误等系列问题,消除了潜在的隐患。这几名调度员中数贾冠伟肤色白净,由于长期日晒,每逢摘掉安全帽,脸颊处会清晰地留下安全帽带白色的印迹,仿佛还有一条帽带没摘下来。

空分工段预冷纯化系统爆破吹扫是个大活。明知任务艰巨,员工苗光朋还是毫不犹豫地领下这项任务。吹扫过程中,组空压机出口管线到E07设备这一段因厂房四周都有玻璃,按规定不能爆破吹扫,但此段的吹扫清洁度要求非常高,为保证吹扫质量,苗光朋主动请缨采用人工吹扫。这段管道直径只有1米,人在里面根本无法站立。他与工友胡金忠、王国玉分别打着手电,在管道微弱的光线里半蹲着认真查找焊缝上的毛刺、焊渣,用磨光机磨,用小锤敲,用吸尘器吸,直到把这50米的管线吹扫到最佳状态。为了给机组调试和装填分子筛赢得时间,苗光朋与工友们加班加点,比原定计划提前18天完成了吹扫任务。      

7月5日这天,烈日当空,温度飙升到40℃。来自股份一厂的帮工宋友圣等九人顶着骄阳正在空分工段装氮水塔填料。他们分工明确,每装填一小时,塔下负责挂包钩的人员便与塔上人员轮流换班。白花花的日头下,王健与王海朋搭在脖子上的毛巾都湿透了。尽管这样,他们还是坚持着,仅一天时间便装填了50m³的填料环;同一天上午10:30,气化工段中压汽包酸洗完毕,为检验酸洗效果,张国强与李洪波戴好长管式正压呼吸器进入汽包内进行验收。汽包为卧式,受限空间内还残留着酸洗后的些微氨味,而且湿气大,加上外面天气炎热,他们一进入汽包便立刻被闷热潮湿的空气所包围。两人借助手电的亮光,仔细检查设备、管件表面,查看锈迹是否除净,汽包底部是否遗留沉降物及杂质。一个小时后查完从汽包内爬出来,他们浑身都湿透了,像是刚被雨水淋过一样。


公而忘私 甘心奉献


6月10日下午,朱爱国跟妻子说好他四点下班后接孩子,可是因为跳闸忙着处理,等来电开车正常后已经五点半了。朱爱国准备下班时,一看手机竟然有妻子的三个未接电话,这才恍然记起接孩子的事。接通电话后,妻子一阵数落,“幼儿园里只剩下咱孩子了,老师都等急了!”朱爱国握着手机一脸尴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清楚,以后工段上发生同样的紧急状况,即便明知孩子眼巴巴等在幼儿园门口,他依然会选择留守岗位。

陈锡龙是净化车间硫回收岗位的员工。6月27日,他还不到到两个月的小儿子罹患重度肺炎,被市人民医院紧急转院到潍坊妇幼保健院,住进了PICU监护室。忧心如焚的陈锡龙在监护室外守了四天后,考虑到岗位人员紧张,工作千头万绪,他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开车一线。孩子一次病危、一次病重的告知书上,均是妻子签的名。

合成塔装填前夕,合成工段胡智生八岁的儿子因外科手术住进了潍坊人民医院。孩子术后第四天,还发着高烧,胡智生却待不住了。他想到装塔在即,此前早就做好分工,他负责吊装指挥、设备内件分布器安装、中心管找正验收等工作。若他继续休班,势必重新派工,何况工段正缺人手。想到这些,他把病中的儿子托付给已怀孕五个多月的妻子,立即奔赴装填



新闻资讯

News center